登录 |  注册
站内搜索  
加入收藏 |  设为首页 | 旧版新闻网
南京林业大学新闻中心 投稿须知
它山之石 >>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 > 它山之石 > 正文

大学与大学问——也谈“大学是做什么的”

时间:2013-08-26 23:49:24来源:通讯员:摄影:编辑:admin阅读:7565次字号:T|T
 

     我曾在北京大学的校报上读到王义遒的一篇文章,讨论大学是做什么的。王义遒是一位物理学家,当时担任北大副校长。
   
这篇文章言简意赅地说:大学就是做大学问的地方。这真是一语中的。如果我有什么地方可以补充,那就是:这里的,不仅指研究和发展,而且包括传承和传播。传承和传播的对象也不仅是学生,还有社会。这样,就把教学工作也包含在内了:教学工作也需要在做大学问这个总纲下来进行。
   
什么是大学问?就是代表人类科学文化最高水平的精神产物。
   
当前人们议论很多的许多问题,从这样的角度来看都会有重要的启发。
   
首先是学风问题。现在很流行一个校训。说是,因为许多确实是写出来的,和一个学校实际在按什么精神办事,并没有多少关系。其实,说起来也简单。学风首先就是好学成风。就是在大学里应该把科学和文化的发展放在首位,要尊重它的本性、服从它的规律。因为科学和文化的本质要求是求真、求善、求美,因此剽窃、造假、为个人或小集团的利益作违心之论等等,都是从根本上与此背道而驰的。
   
说坏的方面,近年来常报道有种种违反科学道德的行为出现。媒体上报道了各种不端行为,轻者如做了一些不地道的事,重者则只好用这里不便说的形容词才能讲。但是几乎没有看到报道:这些案件是怎样造的假?说剽窃,到底剽窃了什么东西?常有知识产权之争,但是说句不客气的话,产权吵得震天响,可是知识在哪里?是剽窃还是在严肃的探讨过程中犯了一些错误?
   
说好的方面,近年来也越来越多地出现科学和文化上值得欣喜的成就。可在不少情况下,人们热衷于讨论是哪个级别的成就,国家级、省级、国际知名还是国际领先。学术成果要按照地区的行政级别来分级,也许在管理上有需要(但是作者对此存疑);真正应该关注的是这些成就在科学上价值有多大,但对此反而关心的人不多。
   
我曾经和一位外国同行谈起过诺贝尔奖里面的小故事。他说了一句很深刻的话:科学是第一位的,科学家是第二位的。我觉得,这句话可以这样理解:科学和文化有自己强大、固有的力量,能够克服前进道路上的种种困难。科学家的问题有许多固然是人性的问题:人性善,会犯错误,会犹豫不前,甚至会走弯路,但是在科学文化力量的感召、抚育下,他也会改正,也会重新找到前进的道路,获得前进的力量。人性恶,他有时也会做坏事,甚至老做坏事。有时需要用行政的、社会的力量来纠正,或者建立什么自律的规章制度、什么机制来加以防范,甚至需要动用法律手段。但是最根本的还是要依靠科学自身的力量。
   
中国科学院院士谷超豪有一次这样谈如何办大学。他说:有如烧柴灶。灶膛不干净、不通风、或者到处是洞,那么柴火塞得满满,也是光冒白烟、不起火焰。如果好好地把灶孔疏通,把木柴有次序地码起来,哪怕柴火有点潮湿,也会蓬起火焰,烧得噼啪作响。现在老是昨天什么什么工程,今天什么什么计划;左一个评比、右一个达标,烟熏得人眼泪鼻涕流,火焰还是起不来。
   
有人会说,这岂不是太没有操作性了吗?《论语·阳货》里的一个小故事或许可以解答。孔子办了很大规模的教育,弟子三千,而且确实代表了当时最高的学术文化水平。可是有一天,孔子说予欲无言,就是不想再作什么指示了。子贡急了,说子如不言,则小子何述焉?意思是,您老不作指示,我们这些当学生的怎么能办好教育呢?孔子说:天何言哉?四时行焉,百物生焉,天何言哉!
   
(作者系原武汉大学校长)

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│ 诚聘英才 │ 部门介绍 │ 关于我们 │ 投稿须知 │ 怀旧版
版权所有 © 2006-2013 南京林业大学党委宣传部(新闻中心) 保留所有权利 苏ICP备09031019号
地址:南京市龙蟠路159号(邮编:210037) 建议使用1024*768以上的屏幕分辨率和6.0以上版本的IE来访问本站